EN [退出]
louis vuitton价格>中国新闻

_广东基本药物实践:配套机制待改善

2017-11-20 13:02

“551种,能用到的只有240种。”广东省云浮市郁南县一家乡镇卫生院院长陈国华(化名)感叹说,基本药物实施以后,药品要用的没有,用不上的却不少。以退热药为例,目录中只有一种柴胡针,就连常用的安乃近、安痛定等品种都没有,面对急诊的高热病人,医生经常束手无策。

药品短缺、基本药物品种不够用的情况是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来,经常听到基层医院(包括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和农村卫生室)反映的一个情况。

在基本药物制度初始的2010年,《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走访过珠三角的中山市、江西的抚州市及浙江绍兴县的十多家基层医院,均听到院长们在抱怨:基本药物有些不够用,要用的没有,有的用不上。

非基本药物抬头

2010年10月起,广东公立基层医院100%配备基本药物。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是307种,广东省又结合实际增补了244种,即总共551种。然而,本报记者5月中旬走访了广东肇庆市和云浮市多家乡镇卫生院后发现,551种基本药物中,乡镇卫生院普遍用到的只有200~300种,多数院长反映基本药物品种不够用。

陈国华说,政府要求基层医院100%配备基本药物,而由于品种不够用,云浮市申请省里之后另行增加了28种常用药,因此在医院所有药品中,基本药物占95%,非基本药物占5%,但全部都是零加成。

程学军(化名)是肇庆市怀集县一家乡镇卫生院的院长。100%配备基本药物的制度实施之初,基本药物品种不够用是他最大的感受。“这里属石灰岩地区,肾结石是很常见的病,但以前用于治疗结石的常用药石淋通胶囊却没进基本药物目录。”

由于无合适的药可用,去年程学军所在的卫生院门诊量急降50%,只有5万人次,住院更少了,去年只有4000人次,而这是覆盖人口达22万的中心卫生院。

一份来自中国社科院关于乡村医生的网络调查显示:73%的受访乡村医生认为基本药物目录无法满足用药需求,病人流失严重。由于实行基本药物后,村医过去习惯使用的药品中约有42.5%未被纳入基本药物目录,部分农村卫生室又延伸出“兜售非基本药物”的隐性药房。

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后,国家基本药物目录307种,地方平均增补150种,为什么仍不够用?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曾多次向本报指出:缺乏基本医疗定义和基本医疗疾病谱的基本药物目录必定会遇到“不够用、不适用”的问题。

而经过近三年的争议,官方消息显示,卫生部将首次对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进行调整,新版基本药物目录将于今年8月前后公布。区别于2009年第一版化学药物和中成药的简单分类,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将建立基本医疗疾病谱并按治疗领域遴选药物,纳入品种也将突破原有的307种,增至500种左右。

基层医院入不敷出

云浮市郁南县有一家中心卫生院,医院管理层还清楚地记得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前,医院运营宽裕的日子。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前,基层医院的药品加成在15%以上,2007~2009年,该院的业务收入分别为568万元、689万元和832万元,年均增长率在20%以上。

不过,自2010年新医改在全国启动以来,国家对基层医院的定位开始转变,基层医院的角色逐渐转变为公共卫生服务和基层医疗保健。这家粤西地区的乡镇卫生院业务状况发生了大的扭转。

2010年,该卫生院重点抓公共卫生服务,业务收入开始下降至768万元;2011年,第一个全面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完整年度,业务收入持续下降,只有543万元。

“收入就是少了药品加成,门诊量、住院量变化不大。”这家卫生院的院长张强(化名)告诉本报,2010年开始基本药物零加成,2011年10月开始收支两条线,县财政把医院业务收入收上去再全部返还。

张强说,实施基本药物以后,医院100%使用基本药物,所有药品零加成,缺了药品加成收入,医院的收入来源就只有医疗服务收入和财政补贴两部分,而支出则包括药品支出、员工工资和办公费用等。

张强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2011年度业务收入543万元,财政补贴有两部分,一是当地户籍人口每万人10个医生,每个医生补贴1.2万元/年,这部分财政补贴约有40多万;另一部分就是公共卫生服务的补贴,按当地人头数量25元/人计,大概100万,但还要分给村医一部分。这样算下来,医院一年的收入650万左右,财政补贴占比不到20%。

按照广东省原来的政策,实施基本药物零加成以后,补偿给基层医院的资金来源有三部分:七成来自新农合或城镇居民医保基金,15%来自省财政,15%来自县财政。

“在600多万的收入中,一半以上要用来支付药品采购,剩下的一半中,80%要用来发工资。”张强说,去年医院亏损70万,只能靠拖欠医药公司货款来先给员工发工资。

据广东最大的基本药物配送商广州市医药公司透露,基层医院平均的回款周期在5个月左右,“配送费用一般是7个点,但银行利息就要5个点,目前基本药物配送业务还是亏损的。”

郁南县这家乡镇卫生院的遭遇在该县另一家卫生院得到了印证。院长陈国华告诉本报,政府财政补贴收入在医院总收入中的占比,并没有因实施基本药物零加成而改变。“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前财政补贴占比10%,实施后也差不多。”

当前文章:http://2rbdu.szielang.cn/film/20171116/ni4eas.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3:02

卵巢囊肿的症状及治疗  2008年台风  脏组词  背水的日子  听党指挥歌伴奏下载  阿里钉钉  搜房帮中国经纪人登录  potplayer怎么下载  一天一天  女的和女的OOXX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广东基本药物实践:配套机制待改善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潍坊dnf剑宗_宝宝讲故事大全